四喜丸子就酱肉

【蓝莲】——琅琊榜前传(225)【连载】

“舵主,这有个包裹。”黎纲指着案角上的一个布包轻声提醒着。长苏急忙稳定了一下心神,站起身走了过去,轻轻地打开那青色的布包,一件狐领大氅呈现眼前。长苏一见此物不禁凄然一笑,对蔺晨的心意已然全了。他小心翼翼地捧起它,轻轻地披在自己身上。

这是一件靛蓝色丝绒鹤氅,内挂轻薄的绒胆,松软挡寒,而围着脖颈处的皮毛正是那雪白的银狐,滑润的绒毛轻触长苏的脸颊,传递着蔺晨的那份珍爱。

长苏清楚地记得,重创崩裂、失血过多的蔺晨,昏昏沉沉地好几日难以睁眼,但当蔺安把整理好的银狐皮毛放在他手边的时候,蔺晨那青黄的脸颊上荡起的笑颜、那半阖的双睛中充溢的宠溺、那努力翘起的嘴角轻轻的颤抖、那深陷在山灵洁白柔软的皮毛中久久不愿离去的冰冷而苍白的手指,无力的轻抚、细捻……长苏感动于蔺晨对山灵别样的喜爱,而如今他却决然把这份最爱又留给了自己。

难道蔺晨对自己吝啬过一分么?

长苏心中酸楚。

“舵主,墙上!”

顺着甄平的轻唤,长苏抬头看向长案后的墙壁,跳跃的灯火中,一幅卷轴绢帛彩画悬挂在那里。

画面中几朵蓝莲,跃然水上,枝叶叠错、顾影流连。半空中一轮满月、几朵流云,白云与满月交相辉映,微风轻扫、云丝飘散,恍惚中的若一个“心”字若隐若现……

整幅画无跋无题无落款,但那浊世青莲、生机勃勃、意境斐然。更有那方方正正的压脚章依旧端端正正地落在左下角,一如蔺晨书桌旁的那张彩画卷轴一样。

“与谁共坐,明月清风我”——长苏不用上前细看也知道那方章的内容,只是他更明白,这是蔺晨时隔多年才肯再一次将它印在画中。

此画一现,长苏潸然泪下。

“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长苏心中默默吟诵着,动情地看着墙上的画,想着画画之人那颗圣洁而高贵的心。

长苏明白,蔺晨画中隐含 “心不住于身,身亦不住心”之意。

蔺晨话痨,滔滔不绝、博古通今,循循善诱、不辨不清;蔺晨寡言,一挑眉、一抬眼、一丝诡谲、一闪深邃、一笔飞扬、一幅江山;蔺晨爱闹,山中雀、水中鱼、信手拈来为一笑;蔺晨爱静,手中针、脉上指、夜半灯烛细笔更……

这画中之心,念念生灭,事事相知,无处不在;这心中之境,如云闪换,变化莫测,无有体性;但无论何时何地,此心此人都会如皓月当空,辐照蓝莲,而这份细致入微的呵护又是那样的随缘自在、清清净净!

蔺晨那日在寺庙的话依然回荡在长苏耳边——“这过去、现在和未来,全在自己的一念心中,守住了便是!”

长苏明白,前途未卜、命运多舛,人言可畏,众口铄金。蔺晨愿自己身处浊世而心中青莲永驻,圣洁长存;而蔺晨却自愿如月、如镜、如心;为长苏照路、鉴行、护身,助长苏守住本心、守住初心。

能画之心,能解之境,相知生灭,心境自性。

长苏更明白,蔺晨用心良苦,用这幅画遥祝自己守得云开见月明,遥祝自己舍妄归真,心清、净了、自由、自在!

蔺晨……蔺晨……

长苏呼喊着蔺晨的名字,踉踉跄跄地冲出密室。

“舵主!舵主!”甄平和黎纲紧紧跟随。

打开房门,阳光瞬间倾泻进来,长苏的心中与屋里一样,廓然敞亮,那院中火红的榆桃花傲然绽放着,如蔺晨飞扬、笃定的笑容。

“蔺晨!”长苏立于门前遥望远方喃喃轻唤,脑海里闪现着千里之外跃马奔驰的蔺晨,关山万里、单刀赴会;闪现着那翻卷的长衫,飞扬的秀发、凛凛的威严、滚滚的征尘;闪现着那清新淡雅的儒风、洒脱寰宇的道骨、谦谦融合的佛心、和煦如花的笑颜……

 

意别韶华赴北疆,

蹄声扬,野苍茫,

狼藉残红,孤胆扫千嶂。

朔风惊梦何人解,

天涯苦,谁共当?

 

再度梅开斗雪霜,

寿难长,又何妨!

立笔千秋,何日斩天狼?

海晏河清君可待,

甘酒酿,敬高堂!

 

长苏双眸闪烁但目光炯炯、神色凛然:“蔺晨,放心吧!信我,也无妨!”

 

(全文完)


评论(29)

热度(141)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