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喜丸子就酱肉

《蓝莲》之番外一 飞流

大家好,好久不见,一直很忙,几乎忙的就剩下工作、吃饭和睡觉,周而复始,枯燥,但也是一种正常的生活。我心里一直惦记着把两个番外发给大家。明日就是五一,也许是个机会!因为是节日,又是番外,我争取大家读过后留下的是更多的快乐!

不知道大家读过多少有关飞流的文章,我的原则依旧是终于原著、不玄幻、不空谈,不知道这一段,是否符合大家心中的想法!篇幅不长,结论很快!

提前祝所有的劳动者节日快乐!

--------------------------------正文分割线

番外一、飞流1

(故事发生长苏执掌江左盟后的某一年冬季,蔺晨与长苏在东瀛的某一天清晨)

 

“长苏,这儿有个活的!”蔺晨的声音低低地传来,长苏循声望去,只见他跨在远处的一棵大树杈上,手里还搂着一个孩子。

“快抱下来!”长苏边喊边迎上去,

“别喊,小点声!”蔺晨连忙提醒,双手抱紧那孩子飞身下了树。

“其他的全死了,刀刀致命。”黎纲远远地听见长苏的呼喊也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手上和身上蹭得满是血污。两人见蔺晨找到一个幸存者,便急忙围过来,仔细看着他怀里的小孩。

这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清瘦单薄,也许是多年的衣食不足,身材比同龄的孩子小了许多。此时只见他脸色黑黄,满身污渍地躺在蔺晨怀里,散乱的发丝中双眼紧闭,鼻息微弱,薄唇半阖,只有那一双剑眉提示着大家他也是个俊美的少年。

“这孩子身上只有几处轻伤,却昏过去了,估计是太过虚弱。”蔺晨压低了声音对跑过来的长苏说着,随后机警地环视着四周,竖着耳朵仔细地听着。

“有人来了,至少十几个,估计杀手回来了,快走!”蔺晨说完,推了一下长苏,翻手将那个孩子往身上一背,拔腿就向河边跑去。

长苏此时也听到了树林深处传来的声音,转头远远望去,来路已经被寻过来的杀手们阻断,于是不敢怠慢,紧随在蔺晨身后往河边退,好在能望见那里还停着几艘小船。然而,长苏毕竟武功尽失,没几步就被蔺晨远远地甩了下来。垫后的黎纲一看,不由分说,扛起长苏就跑,此时远处那一群手拿长刀的武士也发现他们,一路喊叫着追了过来。

适逢冬季,河流沿岸已然被冰雪覆盖,一艘艘小渔船也早已被渔民们远远地拉到陆地上,以备来年再用。仅余一叶小舟还半停在河边,船头高高翘起被冻在冰岸上,船尾还浸在碎冰波动的河水里。

最先跑过去的蔺晨将小孩往甲板上一放,拔出身上的利剑拼全力插入冰中,然后飞身跃起一个千斤坠剁了下去,只听咔吧一声,将冰面震裂。随即又气沉丹田、双膀较力硬是撼动小舟,松动了船边的冻冰。

此时黎纲扛着长苏也已赶到,一看眼前的形势,放下长苏就去帮着蔺晨推船,船在两个人全力推动下,终挣脱冻冰束缚,缓缓向河中行去。

“你赶紧上去划船。”蔺晨喊了一声,黎纲随即纵身上船,落定之后猛然想起长苏,再回头已见蔺晨扛着长苏蹚水飞奔而来。

“抓住了!爬!”蔺晨喊着,连推带搡地把长苏送到船上,“快划!”话音未落人已跃回岸上,手里还揣着不知何时被抽走的撑竿。

此时那群杀手已然赶到,手舞大刀冲了过来,嘴里叽哩哇啦地一通喊叫。蔺晨也不答话,伸手将冰上的剑先拔出归鞘,然后一横手中的撑杆立在冰面上等着,眼见追兵到了身边,二话不说抡起撑杆便横扫过去,第一排的武士瞬间躺倒了一片,蔺晨没等他们缓过神来,抡杆再战,几下子又躺倒了几个,剩下三五个端着刀不敢近前,蔺晨扭头一看黎纲已然将船身转正了,又随手打了几下,拍倒了身边挣扎站起的人,然后举杆跑向小船,当河水刚刚没到脚腕时,便将手中长杆往水中一插,飞身跃起,再一个燕子三点水,轻轻地飘落到船上。随后抬手整理了一下衣衫,掏出折扇回过身来,一派逍遥地看着身后目瞪口呆的那群追兵。

“回家!”一切过后依旧是那份潇洒。

河道中间水流湍急,小船在水中穿梭着。长苏紧紧抱着小孩坐在船中,黎纲划桨小心地避开漩涡和礁石,稳着小船行进的方向。蔺晨将身上的披风脱下来罩住长苏和孩子,自己则立在船头巡视着河流两边,找寻着能上岸的地方。

转过几道河湾,眼前河面开阔,两边山石不再陡峭;远远地蔺晨看到一片舒缓的河滩出现,河滩上依旧白雪皑皑,依稀几艘小船停在河滩上,河滩后则是微隆的山坡和树林向远处延伸过去。

“黎纲,那边,有船就有人,往那边划。”蔺晨头也不回地命令着。

长苏抬头望去也认为可行,便裹了一裹衣服,将怀里的小孩搂得紧紧的。

“快啊!黎纲,听见没有?都快冻死了,你怎么越划越慢,吃的饭都长肉了?”蔺晨回过头问着黎纲。

“冤枉啊!我哪里慢了?可是干使劲不出数啊!少阁主,船头都被你压低了!”黎纲满面通红,浑身热气腾腾的。

“得了,我替你一会儿!”蔺晨说着就向后走。

“蔺晨,你先别替他,我怎么觉得这船开始下沉了?”长苏喊着蔺晨,目光审视着船体。

蔺晨闻言赶紧弯腰前前后后地检查,等他抬起船头的一块舱板时,汗落下来了,底板靠近船头的位置上裂开了一道缝隙,河水冒了进来,已经淹进了船底板。

“船头裂了!“蔺晨喊了一声站了起来:“长苏,带着孩子坐到船尾去,让船头翘起来,黎纲,玩命冲吧,全靠你了!”说着话,他便拽下长剑扔到长苏脚下,开始脱外衣。

“蔺晨!”长苏急忙大喊,他知道蔺晨要干什么。

“这船带不了这么多人!给我抱着衣服!”蔺晨手一刻也没停。

“少阁主,水太凉,要跳也是我跳,我比你重!”黎纲也反应了过来。

“呵呵!终于承认了!好好划船,带你来就是干活的!别废话。”蔺晨嬉皮笑脸地说着,身上仅剩下亵衣,“有本事你追我,还不知道谁先上岸呢!”话音未落,人已经跃入水中。

黎纲无奈,只能奋力揺橹,带着急得面色通红的长苏向岸边冲去。

当船冲出水面,借着惯性顺着岸边的冰雪向前滑了很远终于停下来的时候,长苏和黎纲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两人急忙起身向后张望,只见蔺晨也爬上冰面,向前跑出两丈有余忽然倒在雪地上,不住地翻滚着。

“蔺晨,蔺晨!”长苏大吃一惊,边喊边放下小孩就要下船。

“宗主,我去!”黎纲也急了,一跃身跳下船跑向蔺晨,长苏随后爬下来,拔腿也想去追,可是雪下有冰,没两步他就滑了一跤。黎纲听见动静又赶紧跑回来扶长苏,此后他再也不敢松开手,任由长苏的训斥,扶着他跌跌撞撞地奔向蔺晨。

等两个人来到近前,蔺晨已经坐起身,正将两只鞋脱下来在雪地里用力拍打着。

“你怎么了?”长苏的话音都变了。

“没事!没事!看你急的!”

“那你刚才在雪地里滚?”

“压水呢!这天寒地冻的不赶紧把湿衣服的水挤出去,冻上冰再脱,皮就被撕下来了!”蔺晨说着话,手里一刻却都没闲着。

长苏恍然大悟,忙脱下身上的棉氅给蔺晨披上,蔺晨刚想推辞,手却被长苏怒睁的双眼给瞪回去了。

“什么意思?”黎纲还是一头雾水。

“这冬天厚厚的雪是干燥的,蔺晨在上面翻滚,利用身体的重量把衣服里的水挤压到雪里,这样,衣服就会干一些,防止冻伤。嗨!如今我远离冰河征战,这种应急的办法倒都忘光了。”长苏钦佩地看着蔺晨。

“别愣着了,赶紧把长苏扛船上去,那里还有衣服!”蔺晨催促着呆立在旁边听课的黎纲。

黎纲这才反应过来,二话没说背起长苏就跑,蔺晨在后面光着脚拎着鞋乐呵呵地喊:“快点跑,我说过,不能白带你来一趟东瀛!”


评论(22)

热度(88)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