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喜丸子就酱肉

《蓝莲》番外一 飞流2

番外一、飞流2

 

篝火燃起来的时候时值正午,面前是暖暖的篝火,头上是暖暖的太阳,蔺晨的衣服总算是干了许多。

小船已经破损严重,黎纲索性卸下甲板,铺垫在雪地上,靠近篝火。长苏和蔺晨一边一个地坐在上面,中间躺着那个孩子。那孩子仍然没有醒来,不过蔺晨已经给他号了脉、检查了身体,断定除了身上的几处擦伤,应该没有什么大碍。虽然内息也不错,只是脉象有点怪异,苔白腻、脉弦滑、肝气郁结、脾失健运,有癔症之嫌,可这小小少年如何得此……蔺晨沉思了许久,见长苏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便挑眼笑着安慰他:“别着急,可能受到了惊吓,一会儿我给他先扎两针。”

没想到这话一应了出去,长苏已然等不及了,坐立不安的催促着。蔺晨无奈,赶紧穿上半干的衣服,光着脚坐在板子上拿出了针包。

只见他一手捻了多根银针,选郄门、涌泉、睛明、天突、大横等多个穴位,轻轻刺入,边捻转提插边注视着少年的表情变化,调整着力度的强弱,半个多时辰过后,那少年面色已有红润,呼吸也顺畅平稳了许多。

“好了,先让他好好睡吧!他闭着眼比睁着眼舒服,回去再慢慢治!”蔺晨边收着针边说着。

“怎么,你愿意带他回去?”长苏忙凑过来,一脸的欢喜。

“不带怎么办?你看看你的脸,从你看见他的第一个眼神我就知道,我又摊上事了!”蔺晨歪着脑袋挑眼看着长苏。

“知我者蔺晨也!”长苏高兴得嘴都合不上了。

“呸!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几年你越来越学得光说不练了,我不拦着你在江左当土皇帝,可你也别拿我的琅琊阁当太医堂啊!”

“哪里哪里,你医者仁心!妙手回春……”长苏心中欢喜,满嘴奉承话。

“得得得,你打住吧!我这身子好容易才暖和过来,又浑身鸡皮疙瘩了!”蔺晨一脸鄙视地看着长苏,“不过,说好了,治好他,你得给我留着。我看他筋骨非常,应该是个练武的好料子,回头我想好好培养一下帮我看山去。省得我爹说我整天往你那里跑,连家都不要了!”

“凭什么跟着你啊?跟着你能学什么好?再说,你不是为了看山,你只是为了找个人陪你玩、陪你一起祸害山里的动物吧!”长苏谐趣地逗着蔺晨,可一看蔺晨满脸的不高兴,忙又改口,“好好好,给你留着,给你留着。赶紧给赐个名字,总不能叫九井雄二或者姿三四郎吧?”

玩笑归玩笑,长苏还真不忍心蔺晨在山中孤单寂寞。他知道这几年除了冬季自己回琅琊阁避寒时,蔺晨才会陪着自己住在山中,平常的日子他几乎都在外面奔波。尽管蔺晨总说那都是为琅琊阁的事物操劳,其实长苏心里知道,蔺晨多一半的精力都是给江左打点那些自己想得到,却力还未能及的事情,甚至还有许多自己未想到的也代之未雨绸缪了。如今江左在江湖的地位越发稳固,赤焰之事亦按计划稳步向前推进,而自己也早已名震江湖。如今,人人均言梅郎才冠天下、智谋过人,尊为第一公子,可又有谁知真正的榜首应属这幕后之人!他将所有荣誉和辉煌都给了自己,无有所求。如今只不过想要个童子为伴,自己如何还真的忍心他抢呢?

“起什么名呢?还是你来吧,我若起出来多一半跟吃有关!”蔺晨歪着身子笑着。

长苏也不推辞,站起来围着篝火转了几圈,忽有灵感,跑过来说:“叫飞流如何?”

“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个大作,你那四书五经的金言绝句都喂狗了?”蔺晨无奈的看着长苏。

“我只是想起你刚才为了救我们跳下水,在冰冷的激流中蹑影追风的情景,若没有你,怎能有他?就叫飞流吧!”长苏恳求地看着蔺晨。

蔺晨一丝浅笑,点了点头,回身烤自己的鞋去了。


评论(8)

热度(7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