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喜丸子就酱肉

《番外一》飞流4

番外一、飞流4

 

过了很久长苏的气也消了大半,扭头看蔺晨还在那里躺着不动,急忙回忆方才的所有情景,暗想那猛烈的撞击的确难保蔺晨不会受伤,此人别又故意掩盖什么?想到此长苏心中不免着急,忙催促黎纲赶紧过去看看。

黎纲跑过来蹲在蔺晨身边没敢贸然伸手拉他,蔺晨翻身坐起问着:“你早上检查那些孩子的尸体时是什么情况?”

黎纲见蔺晨一脸严肃,知道关系重大,便详详细细地将所有看到的情况都讲述了一遍,随后蔺晨又问了几个问题,渐渐地,一个清晰的思路已然在蔺晨的脑海中形成。

“走吧,咱们赶紧回去,将飞流身上的外衣脱掉全烧了,头发梳成咱们家童子的模样。快去!”蔺晨推开黎纲,自己站了起来,也顾不得去揉撞得酸痛的后背,带着满身的雪屑就跑向长苏。

“怎么回事?”看着黎纲急匆匆跑回来脱飞流的外衣,长苏一脸疑惑地看着迎面而来的蔺晨。

“这回真摊上事了。根据黎纲的描述,那一群孩子应该属于某一个地下组织。东瀛多年割据,族落纷争不断;但民风凶残,最爱使用暗杀的手法,因此盘踞着许多杀手和死士组织。刚才飞流的身手很像,早晨咱们遇到的那些死去的人都是被灭口的。咱们得赶紧走,躲开他们的追踪。赶紧收拾,天黑前离开这座山。”蔺晨说完捡起火边的靴子穿好。

“可那些都是孩子!”

“孩子才是最好控制的人,而且他们多会常年给孩子下药来左右他们的思维和行动,你没注意到飞流的眼神么?”蔺晨边说边解下发扣梳理着自己的长发。

“卑鄙!”长苏狠狠地骂了一句,一看蔺晨梳头不禁奇怪,“你这是?怎么想起束冠了?”

“不是,飞流晕晕沉沉的,我得背着他走,这头发若不编起来,他醒了非给我拔光了不可。你看看,你看看!他都给我抓下来多少了!”蔺晨心疼地看着手中一把掉了的头发。

“坐下,我来!”长苏不容分说将蔺晨按到船板上,余光已然看到手接触他肩膀的瞬间,蔺晨紧蹙的眉头。

长苏也没有说话,快速地给蔺晨把头发编好,紧紧地系在头顶上。然后伸手便去解他的外衣。

“干什么?”蔺晨一脸紧张。

“别装了,赶紧上药,手指抓的伤容易生疮毒。”长苏不容蔺晨推脱,从怀里取出金疮药和绷带。蔺晨暗笑,长苏到底变成了行走江湖的人,身上零零碎碎可真没少装东西。

午后的山间小路上,急匆匆地走着三个人。黎纲搀着长苏,蔺晨背着飞流,而飞流穿着蔺晨的衣服。为防万一,蔺晨将两个袖子系在自己胸前,这样飞流的手便无法伸出,而那双腿又被蔺晨双手紧紧搂着,应该万无一失。

在蔺晨背上的飞流于颠簸中渐渐醒来,哼哼着支起了头,蔺晨感觉着飞流的心跳,判断着身后少年的情况。估计是蔺晨宽阔的背膀给飞流带来了安全和温暖,这次醒来他竟然乖乖地如孩儿一般没有挣扎,反倒将小脸贴在蔺晨的脖颈上舒舒服服地趴着,口水都流了出来,搞得蔺晨痒痒得直缩脖子。

“飞流,你醒了?”长苏在旁边看见了,笑呵呵地问着,同时暗中关注着他的表情。

“嗯。”一声简单的回复,闷闷的,但也是乖乖的。

“嘿,他听得懂你的话,看来是中原人。”蔺晨这回可高兴了。

“嗯。”又是一声。

“都听得懂!”长苏也异常兴奋。原本语言交流方面的担心一扫而光。

“飞流,在你蔺晨哥哥背上舒服吧?”

“嗯。”

“乖乖的,别乱动啊!”长苏跟哄孩子一样哄着飞流。

“嗯。”

“长苏,这孩子不至于就会说这一个字吧?”蔺晨扭头问着长苏。

长苏想了想,然后问道:“飞流,告诉苏哥哥,你现在最想干什么?”

“吃。”

蔺晨噗嗤一下就笑了。

长苏也笑了,再问:“为什么想吃?”

“饿。”

长苏哈哈大笑,不由得停下脚步,双手插腰喘着气。

“我这都是捡了些什么人啊?一群吃货!长苏,跟你当年一样!”蔺晨也停下来,回过身没好气的说道。

“飞流,饿了就咬蔺晨哥哥的大耳朵,又脆又香!”长苏笑得弯了腰。

“好!”

“嗨!千万别听他的!长苏,就你这样教孩子,能带给他什么好?”蔺晨急忙腾出一只手把披风上的帽子往自己脑袋上一扣,抬腿就跑,身后笑声一片。


评论(4)

热度(8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