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喜丸子就酱肉

《番外一》飞流5

番外一、飞流5

 

余下的那些天,飞流基本上是在蔺晨身上度过的。一开始长苏以为蔺晨是担心飞流虚弱走不了长路。可渐渐的,从蔺晨无时不刻都保持的警觉中,长苏发现事情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因为飞流的情绪实在是太令人琢磨不透。

他不但喜怒无常,而且极具攻击性,特别是在蔺晨给他调养了几天之后,气力的恢复似乎使他如魔鬼附身一般。比如他会在平静地吃了几口饭的瞬间,忽然就将手中的筷子刺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他会在熟睡中突然醒来,伸手就去卡身边人的咽喉;他会在默默地看着大家玩笑的时候目露寒光握紧双拳……

看着此时睡在蔺晨怀里的飞流,长苏忧心忡忡地问蔺晨:“这孩子是不是得了癔病?”

“人为的癔病!”蔺晨目光茫然。

“人为的?什么意思?”

“我那天就说过了,东瀛人有许多近乎于巫术的方法,药物控制、行为恐吓等等,他们通过许多手段,将一些孩子练成没有自主思维和判断能力的人,变成仅能听命于他们的杀人机器。”

“卑鄙!”长苏怒目,“可是,那飞流不就废了么?”

“飞流……”蔺晨欲言又止,他看了一眼焦急的长苏,忙换了一副轻松的神态,“担心什么?有我呢,无妨!”

“你可是答应我了!”长苏面露疑虑却紧追不舍。

“君子一言!不过他必须跟我回琅琊山。”

“这有何妨?我也刚好想回去住些时日。”长苏眼都不眨。

蔺晨诧异了一下,随即挑眼一笑低头看着身边熟睡的孩子,心想这可是长苏几年以来头一次如此主动地提出回琅琊。

长苏并不在意蔺晨的表情变化,此时已然转身跟在旁边拢火的黎纲布置明日起身返回琅琊山的细节,全然忘却自己念叨了几个月的温泉之约、赏樱之旅。

冬去春来夏将至,有了长苏的琅琊山在这一年中又充盈着无边的快乐,而长苏却更知道,这几个月的快乐中,蔺晨到底付出了什么。

多年被巫术浸灌的飞流,一开始不能辨别蔺晨的行针和推拿是对他的救治,他敌对情绪非常严重,蔺晨也不愿再反覆刺激这孩子,只好以汤药为主。好在吃药对飞流来说却是毫无压力,每天他混混沌沌的被糊弄着吃那一碗一碗的中药,而鲜羹美炙在飞流口中似乎也一如汤药一般,不见他吃得有一丝满足。不过蔺晨倒能借着药力调理他的身体。

但随着身体的好转,飞流逐渐能分辨出药的苦涩。在屡次的躲闪、推挡下,蔺晨只好又将药加工成小猫、小狗形状的蜜药丸哄着他,最后连长苏也不得不开始以身作则的让蔺晨给自己也做了乌亮的蜜糖丸,煞有介事地与飞流一起享用这特殊的待遇。

飞流身体恢复了之后,变得极其精力充沛,却又孤僻多疑;而且飞流从来不愿陪长苏看书,每天只是面墙而坐,不搭理任何人。无奈之下,蔺晨只能带着他往外跑,山上山下、林里潭边地四处玩耍。两人天天一身土一身泥地回来,将石子、树枝、草皮随意散在院中、屋里地继续玩儿,有时甚至还带回来各种各样的虫子。

飞流不愿意说话,蔺晨就将他爱吃的、爱玩的全都藏了起来,嬉闹着挑逗着飞流的忍耐力,逼得飞流实在是没有办法,吞吞吐吐地缠着长苏来要,一个字、两个字、三个字地表达着自己的诉求。而每每长苏给予他的满足,又令他越来越亲近长苏。

当飞流长时间的发呆时,蔺晨又揣摩他喜欢打斗的习惯,逗着他院里院外、房檐屋脊的一起飞檐走壁,甚至用树枝编成扇尾绑在自己身上扮成花孔雀,围着飞流跑来跑去的,逗着他来抓自己……

渐渐地,木讷的飞流脸上偶尔有了笑脸,开始愿意离开屋子的角落,主动跑到院子里,坐到大家身边一起吃饭,呼应着大家日常的劳作,笨手笨脚地帮忙或者是捣乱。甚至知道在躲避蔺晨的戏逗时,能够满院子喊着苏哥哥,躲到长苏的身后。他已然知道那个厉害的、有一点讨厌的蔺哥哥最不敢惹的,只有身边这位总是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苏哥哥。


评论(9)

热度(8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