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喜丸子就酱肉

【蓝莲】——琅琊榜前传(224)【连载】

长苏带着黎纲、甄平跟随郭奇依次从小门中步入密室,郭奇已将烛灯点燃,借着门外的光线和灯火,长苏看到一个一丈见方的小屋,正中一张案几和书椅,两侧书架倚墙而立,一摞摞卷宗整齐地码在书架上,静静地等候着主人的到来。

长苏不发一语,直接来到书架前,随手取下一本卷宗,只见上面清晰地写着南豫州,打开内页,则是该地区近两年驻军统领变化情况、部队调整情况、府衙官宦变动、缴阀告示、搜捕檄文等资讯内容,一张张字条、资料被整齐地编订着,字迹各异,应是多人而为,而前后索引及旁边的备注说明应是蔺晨所书。

长苏的心脏狂跳不已,他飞快地从书架上又拿下了几本卷宗,荆州、徐州、户部、吏部……那一页页密密麻麻的小字、那一本本薄厚不一的卷宗涉及了蔺晨能找到的大梁各级各部门这几年的动向及所为之事,细而不繁,杂而有序,再加上蔺晨系统的标注和索引,如经纬连贯纵横,内容清晰详尽。有了这些卷宗在手,长苏如虎添翼,何愁不能查出赤焰根源以及殿堂府衙的幕后抄手。

琅琊阁,蔺晨!他将自己稳在家中安心治病,却神鬼不知的调动人马完成了自己也都无法完成的工作,为自己日后的申冤雪耻搭桥铺路。这一摞摞的卷宗映着多少人的腥风血雨,映着蔺晨多少夜的灯火长明,后宅的一堵隔墙挡住了几多风云,一根铃绳维系着自己生命,而书柜上加上的那一把铜锁却在蔺晨的玩笑中轻轻地将风险锁在其中,却在此时静静地开启后将成果无声无息地全部呈献给了自己。

“对一个人适度的隐瞒可能是对他最大的保护。”蔺晨昨日的话依旧在耳边回荡,长苏知道蔺晨既然能如此对待他人,更何况对待自己!

长苏满含热泪看着郭奇,感激中无法言喻。郭奇笑而不答,只是从最里面的书架上取下两本卷宗恭恭敬敬地呈给长苏。

长苏接过来转到案几后打开细看,第一部详述了谢玉在赤焰期间的详细出兵和作战细节,以及后续各级副将的调动以及兵力安排。而另一部则是悬镜司。

长苏见到这夺目的三个字不禁迟疑了一下,祁王兄的身影猛然浮现眼前,不禁满腔仇恨油然而生。他紧咬牙关打开首页,只见蔺晨清晰的小楷跃入眼帘:“经查赤焰罪责本源为一封告密信笺,此信结案后藏于悬镜司,亲见原文如下:‘主帅有谋逆之心,吾察,为灭口,驱吾入死地,望救’。写信人,聂锋。此人兵败后,死于绝魂谷,谢玉携尸回京,尸身半副,无头,葬于京郊小孤山,家眷未受诛连。信笺字迹已亲自核对,形态同轨、内力见弱。疑,待再查……”

聂锋、求救信、绝魂谷、谢玉……这几个线索在长苏脑海中形成了清晰的网络图,他心中豁然开朗。亲历了梅岭之劫的长苏此时已然清楚的醒悟聂锋并未叛降,所谓的谋逆、谋杀、密信都是一个事先制定的圈套。想到此长苏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心中默念:“父帅,您的手下没有叛逆者,聂大哥是清白的,放心吧!顺着这条线索,我会一个一个把幕后的一切展现到台前,还我林家清白、还赤焰七万将士的清白!”

长苏信心百倍。

迎着郭奇欣慰的目光,长苏的思绪忽然从赤焰旧事中跳脱出来,他想起了那楼宇阴森、机关密布、杀手凌厉、人心狡诈、手腕毒绝的悬镜司,他想起了那秋夜归来一身黑衣、步履艰难的蔺晨,脑海里闪现出那几日不见却虚弱得如将诀别与世的身形、闪现出那腰部深可见骨的疮痕……

五毒根!悬镜司和五毒根!

长苏此时完全可以断定,蔺晨一定是为了手中这份资料独闯悬镜司。历数大梁英杰,只怕也只有他能够闯进那人间贵府,而他受的伤并不是来于军营,而是在悬镜司,因为只有那里才会用各种阴狠的毒药和繁琐多变的机关,也只有那里才有可能差点要了蔺晨的性命。

长苏鬓角落汗,他不敢想象蔺晨是如何闯入那飞鸟难离、蝇鼠绝迹的人间地狱,他不敢想象他是如何冒死开启了密室中的一道道死关,寻到这绝世的机密,然后还竟然去核查溯源、却没有露出破绽、留下痕迹,没有引来杀身之祸;更不敢想象为自己如此舍命的挚友,如今孤身直入北国之后,还要去独挡多少风雨……

“蔺晨。”长苏喃喃自语,跌坐在椅子里。


评论(18)

热度(51)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