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喜丸子就酱肉

番外一 飞流3

番外一、飞流3

 

“蔺晨,飞流好像快醒了!”长苏轻轻唤着蔺晨。

“这叫得亲切的,一个东瀛孩子,他听得懂么?”嘴上虽硬,但蔺晨也放下手中的靴子,匆忙跑了过来。

两人蹲在飞流身边,满怀欣喜地看着飞流红扑扑的小脸上开始眨动的睫毛,鼻翼轻动,紧绷的嘴唇也慢慢的松开了。

黎纲继续在篝火旁添着木头,然后翻转着架上那刚刚从松林里抓到的兔子,乐呵呵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那两个青年关注少年的喜悦就像当初在山中逗毛球一样,多温馨平和啊!他感慨少阁主的良苦用心,费尽周折将宗主远远地带离廊州,因为只有在这千里之外、在少阁主身边时,宗主才真正能享有那一份轻松和怡然。

那少年慢慢地睁开双眼,如此一双大大的眼睛,乌黑的瞳孔中却莫名地少了几分清澈。他先是懵懵懂懂地看着面前这两个喜笑颜开的陌生人,眨着眼似乎回忆着什么,但紧接着迷蒙逝去,目光中依稀一丝警觉闪过,随后瞬间已经变成了凶狠。只见他二目如电直视长苏,双手猛地从盖在身上的衣服下面抽出,挺身向长苏扑去。

“闪开!”蔺晨话到人到,反身挡过来,拦在两人中间护住长苏,可是自己的肩膀和头发却被孩子狠狠地抓住,长苏惊愕地看着面前蔺晨双眉一皱,牙关紧咬,刚想推开蔺晨,自己却已经被蔺晨推倒在一边。

那少年的手仍然紧紧抓着蔺晨不放,只见蔺晨藏头转身绕过少年的双手,面向少年,扣住他的双臂。当两人四目相对后,蔺晨心中便已明白了大半,于是伸手点住那少年肘部的穴位。随着“啊”的一声惊叫,一股酸麻如电般袭去,令他不由得松开蔺晨,但那少年应变极快,撤手的同时推肘、顶头、扫腿、飞踹……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快如闪电,招招瞄准蔺晨要害之处。蔺晨无奈推挡应对几招之后,瞅准机会一脚踢了出去,只见那孩子的身体飞过篝火直奔前面停在河滩上的船头撞去。

“飞流!”长苏不由得大喊了一声,声音中夹带着一丝不忍。他知道蔺晨腿上的功夫何等了得,那少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这一撞必将毙命,如此年少青春……

就在此时,只见蔺晨一跃而起凌空直奔少年而去,飞身抓住少年的脚踝拼力往怀里一带,紧接着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将少年搂入怀中。但余下的就没有时间和机会了,蔺晨只得抱着飞流、团紧身体、背对船头重重地撞了过去。轰的一声闷响,两个人一起淹没在船头前方厚厚的雪堆里。那是上午小船冲上岸时推上来的雪堆。

“飞流!飞流!”长苏从地上爬起来,一路喊着奔了过来,带着跑过来的黎纲一起在雪堆里扒着人。首先看到的是飞流,那孩子已然趴在蔺晨怀里昏了过去;两人再赶紧扒出蔺晨,只见他脸色惨白、瘫靠在船头闭着眼没有声息。

“蔺晨!蔺晨!”长苏惊慌失措,扔下飞流不管,拼命地拽着蔺晨,黎纲赶紧上来帮忙,两人将蔺晨拽到一边。长苏先去检查雪堆里和船头板有没有血迹,再将蔺晨翻过来趴在地上,伸手上上下下地摸索着,一声声喊着,紧张地找寻着蔺晨身上受伤的位置,声音颤抖。

“呵呵呵!”蔺晨忽然咯咯地笑起来,紧接着一个十八滚,滚到一边。

“你!”长苏半惊半喜,“你没事?”

“没事,我功夫多好,能有什么事?只不过想听你多叫我几声,以免将来我真死了就听不着了。你抓我痒痒肉干嘛?”蔺晨依旧咯咯地笑着,眼看着长苏的脸色由白变紫。

长苏恼羞成怒又无话可讲,起身头也不回地向篝火走去,黎纲抱起飞流在后面紧紧跟着。

“唉,真不管我了?我可是真受伤了!”蔺晨在后面喊着。

“你死了我都不收尸!”长苏头也不回的狠狠地抛下一句话。

“没良心的,至于么?如今你位高权重的还不识逗了!”蔺晨嘟嘟囔囔的说完,仰身躺倒在雪地里,瞪着眼睛看着蓝天。他得缓一缓,一是刚才的确是撞得不轻,二是飞流的表现让他不安,他需要好好想一想后面的安排。

 


评论(9)

热度(7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