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喜丸子就酱肉

《番外一》飞流6

番外一、飞流6

 

一个夏日的夜晚,长苏给蔺晨送来用井水镇凉了的西瓜。疯玩一日的飞流早已在旁边疲惫的入睡了!,而蔺晨依旧轻轻地在给他扇着凉风。

见长苏满脸的愧疚,蔺晨笑着放下蒲扇拉着长苏来到院中坐下吃茶,长苏看着蔺晨手臂上一道道的抓痕和一块块的淤青,心中酸楚:“蔺晨,如果早知道情况会是这样,我一定不会让你带飞流回来。”

“呵呵,当时的情景即便你不带,我也会带;况且,你哪里是能放下的人!”蔺晨轻松地笑着。

“你当初就知道会很麻烦,是么?”

蔺晨一笑,低下头吃着西瓜,满脸的自得。

长苏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再纠结这个问题,他心里非常清楚,当初蔺晨遇到自己时,何尝不也是也早就知道所有答案,但他依然是那个他。

“我知道你跟飞流嬉闹打斗是为了他心智的恢复;可是飞流过分的时候,你明明是能够躲开或制服他的,为什么不出手?”长苏不解的问。

“飞流目前还不是正常的孩子,他下手不知道深浅!”蔺晨拽了拽衣襟,极力遮挡着身上的伤痕平静的说,“但当他脸色泛红、苍白、呼吸急促的时候,我知道他已经开始焦虑和愤怒,他控制不住自己了。而这个时候我最好立刻平静地停下来,而不是制服他。飞流此时只知道自己身体的不适,却不知道自己是在伤人,但我的平静能让他也平静和舒服下来。慢慢的,他才能学会控制自己。”

长苏满脸心痛。

“愁什么?我皮糙肉厚的,你忘了,我斗过狗熊的!吃瓜吧,快没了!”蔺晨挑了中间最甜的一块递给长苏,而这一块也是最温的。

“这种情况还要持续多久?是不是有些事飞流永远都不会应对,也永远都不明白 ?”

“也许。”蔺晨轻答。

“那……那飞流是不是永远不能跟别人一样……”长苏焦虑万分。

“那又何妨?”蔺晨却淡然一笑,“你何须要求每个人都跟你似的,像红日一样夺目?”

“这倒不是,但你我都知道,飞流在武学上很有潜质,又刚巧遇到了你……”长苏欲言又止。

 “长苏,琅琊山繁花似锦,但飞流也许是一辈子不会开花的那株。或者,他可能本来就是棵大树!我们需要做的是用心地浇灌,同时相信自己,也相信他。相信他即便长不出高大的树冠,也会将根系扎入深土,稳住了自己,便能挡住风雨,不是么?飞流或许不是太阳、不是明月,但可以是夜幕中的一个星星。天空那样辽阔,飞流一样可以有属于他的璀璨!”

长苏点了点头,他折服于蔺晨这份安然。

“况且,他还小,你看他这半年来一天天的长高、长壮,总强于我吧?毕竟他不是在变老!”蔺晨谐趣。

“难道你变老了吗?”长苏不禁笑问。

“老了!”蔺晨挑眼一笑,特意凑上前挤出些许皱纹给长苏看。

“没看出来,只有脸皮更厚了!” 借着月光,长苏偷眼扫了一下蔺晨长发中闪出的几丝银光,压着心痛也挑起了声调。

“呵,你越来越会说话了!”蔺晨挑眼一笑,端起茶盏一饮而尽……

再往后,依旧是蔺晨的戏逗、长苏的护短;依旧是蔺晨主武、长苏主文;长苏依旧给飞流讲故事、做玩具,依旧看着他和蔺晨的逗逗闹闹,哄着飞流的哭哭笑笑……

再往后,长苏回廊州,蔺晨带飞流一起相随,最终还是把飞流留在了长苏身边。蔺晨四处给大家宣扬的理由是将来自己来廊州混吃混喝时又能多了一个理由——看弟弟;同时他那山里不过缺个打兔子的,而长苏这里却缺个打人的,两利相权取其重,还是把飞流留给长苏更合适。

再后来,自然是某个人又多了一些牵挂,又多了许多奔波……

多年之后,一次酒后闲谈,长苏问蔺晨,后不后悔遇到了自己,遇到了飞流?从此再也没有了逍遥如仙的岁月,从此再也没有了拨云戏水的年华!

蔺晨浅笑,悠悠地说,人这一辈子遇到的人多会是前生缘分。若为善缘,此生相亲相近;若是孽缘,此生劳神费心。自己福薄命浅,全取了后者。

“那该怎么办呢?”长苏心疼的看着蔺晨。

“认栽了!”蔺晨歪头看过来,挑眼眯起醉人的一笑,一脸志得意满地洒脱……

 

 

************

 

注:蔺晨最后一句“认栽了”是他电视剧里常说的话,是一种潇洒、一种自然,更是一种担当。天下谁人不知道,他堂堂少阁主什么时候认过栽?但长苏面前的这句认栽里,他自己付出了多少,不为人知,也不愿为人知。这就是我心中的阁主,心中的大哥。

我用这句话结尾,向海晏致敬,向《琅琊榜》全体电视剧成员致敬,向演绎了阁主的靳东先生致敬,更向心中的蔺晨致敬。


评论(9)

热度(110)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